部落團隊介紹


多納社區發展協會介紹

緣起

據日本史料記載及地方上耆老口述,多納村發生過無數次的戰役,最大一次是多納村與日軍發生的「屯子之役」。當時日本用強大的火力攻入多納村,但多納村的勇士奮勇的敵抗,據日本史料記載,下三社群的多納勇士在多納村山頂堆積石牆,使用大石塊對日本士兵發動攻擊,令日本士兵敗退,其傷亡人數並無明確記載。此屯子之役使日本士兵對多納村肅然起敬,稱讚多納村人為勇士。

多納村勇士敢為族人犧牲生命的精神,是我們下一代最好的學習典範。過去族人在惡劣的環境中生活,歷經無數次外來的略奪,處境更是雪上加霜,但族人仍能屹立不搖。反觀今日的原住民應覺醒的時候,卻發現文化式微,我們的小孩,只能用國語與大人溝通,是我們的悲哀。(右圖:多納社區發展協會)

因此多納村發起多納社區發展協會,相繼成立多納村青年會,為的就是協助官方政策及學校推動有關社區的事務。其目的係傳承原住民優良傳統文化,學習祖先英勇事積,並藉各項活動帶動地方繁榮,喚起族人對社區之意識,凝聚彼此向心力及情感,再造新心靈、新社區,讓社會大眾接納各族的文化,藉每一次慶典及祭儀教化下一代子弟,認同自己的文化、關心自己四周環境空間,達到生命共同體與祥和和社會之佳境,是我們所期盼的。


契機

旅遊局於民國八十一年間成立茂林風景區,隨而升格省定茂林風景區之後,一年比一年人潮更多,但是當地大多數居民的生活卻未見改善,傳統石板屋一間一間拆下換成貸款搭建的水泥樓房,也未見相關單位重視,如果再不加以規劃整頓,即將面臨傳統石板屋絕跡的困境。

因為部落缺乏就業機會,再加上房貸及日常生活必需費用,必須遷到都市,部落剩下老年人、小孩、婦女,而年輕人在都市拼命著找工作,學著主流社會方式,卻無法融入異文化生活領域,更談不上與主流社會環境競爭,為了生活而顧不得自己的文化傳承,當然相對的傳統文化必然很快凋零消逝。

1999年5月間高雄縣文化局選定茂林鄉多納社區推動文化產業,並藉此活動振興已快消失的地方文化產業,特地舉辦傳統石板屋營造、傳統圖騰皮雕訓練、觀摩美濃民俗村三項文化活動,居民踴躍參與配合,為部落低迷無朝氣之時打了強心劑。

於是當地居民要求高雄縣文化局繼續辦理第二期文化產業的活動,經茂林鄉公所的支持及部落居民討論並會同觀光局茂林風景管理所、多納國小、多納安息日會、多納長老教會、多納辦公處協調共識之後,請求高雄縣政府文化局全力支援推動文化產業活動,期望在第二期活動以培訓人才為重,待培訓種子再延續傳承文化技藝技能及開發部落文化資產,藉此技藝能帶動當地居民謀生機會,加以開發創新,抹去社會大眾對原住民一直被鎖定在狹窄框框裏頭的藝術品,讓傳統文化產業有商機及競爭力,迎合目前茂林風景區發展觀光之需求,促使傳統文化資產再造成為有經濟價值之效益,並活絡社區增加居民收入改善其生活。

在第三期文化產業之推動時延續培訓第二期之培訓的人才,以傳統石板雕為主,皮雕及木雕為輔。並將結業學員之作品裝置公共空間,營造俱魯凱雕刻特色之公共藝術新風貌,藉由此活動加強社區居民對公共事務之意識,並創新合宜時代潮流的傳統文化手工藝品及精心設計包裝。


未來的展望

雖然振興部落文化產業活動暫告一段落,但石板造街仍將繼續,帶給多納人未來的一線曙光。讓社區重新活化起來,帶動地方文化產業,使之文化資產產業化、商品化並帶來部落生機是我們期待之願景。

期盼政府能繼續引領指導,在規劃茂林風景區時,茂林風景區管理所及茂林鄉公所能考量文化街道之重要,使居民之希望工程,很快在大家面前呈現。整個文化街道之營造,將以魯凱族之圖騰及庭院設計為主,並配合多納石板屋、民宿、多納溫泉現有的觀光據點,再造有生命力的文化街道。將來居民之手工藝如傳統皮雕、木雕、石雕、琉璃珠、陶藝、刺繡、編織等藝術品及傳統食物能在文化街道吸引觀光人潮,能帶給多納人一些就業機會,同時傳承魯凱族文化,增加茂林風景區一個文化觀光據點。在此感謝高雄縣立文化中心及所有參與這一次活動的人,希望工程有待等大家繼續努力,開創多納部落美好的未來。


為部落文化街道努力


文化英雄-郁理事長

郁德芳理事長屬於原住民魯凱族,原住民名字是「撒貝拉呢‧勒戈外」,民國45年9月5日出生於高雄縣茂林鄉多納村,興趣是照相、美術、雕刻,信仰基督教。畢業於國立內埔農工職業學校、空大肄業、現為高雄縣政府原住民委員會委員、茂林鄉多納社區發展協會第一、二屆理事長;目前成立原住民傳統石板屋保存工作室。
多納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郁德芳

少說話、多做事

雖然曾經遭到既得利益者、政府官員、當地居民的不認同,不過「少說話、多做事」卻是郁理事長與發展協會進行社區營造時所秉持一貫態度。畢竟在多納因為生活形態不同,居民的想法或對事的態度及價值觀不同,在進行社造工作時,就必須借重部落的頭目、貴族或者是從事基督教會工作被大眾認同的人,在他們的帶領之下,來催生及鼓勵部落居民參與社區營造,並讓當地居民了解社區對每一個人的重要性。所以,不管是頭目、貴族、平民只要願意為部落付出、身體力行,就是社區營造的最佳模範.。

從民國八十年有幾位年輕人高喊保護山林,禁砍原始木林,到現在社區營造的成績在多納部落一一呈現,居民在活動當中常受到鄉公所、縣政府及其他鄉鎮的鼓勵,多納社區發展協會辦的很好,雲林縣政府文化局也到此觀摩,做些正面的回應,讓多納社區發協會更加的謙虛。也加緊的思索著還有什麼工作是沒有發現,必須去完成的。

豐收之歌

民國六十八年從台北市背著行李回歸多納部落,至今有22年。在部落接受基督教會的洗禮,從幼稚園教員、青年團團長、會計、執事、長老,一直秉著基督徒服務的奉獻的心。在這幾年當中,我發覺到部落是我生命力量源頭的來源。所以我開始愛上了部落,每個生命、土地、人都與我有關,他們與我就是一個生命共同體,與我脫離不了關係,所以我要更維護他,珍惜他。你就會開朗並且會有無限的活力湧現。

並不像學者專家那般擁有高學歷的郁德芳理事長,憑藉著對部落的愛,創造了茂林鄉的「山中傳奇」。當黑米祭典上,魯凱族人高聲唱著豐收之歌,相信郁理事長的一席話,一定不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