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貝木棉的思念…

作者:達牧閃復
從來沒想過高三那年同學隨口問問的青輔會帶小朋友課程的計畫會對我有如此重大的影響,我想,每個人心中都會有個思念的遠方,而這是件幸福的事。屏東,應該算是我第三個家了吧!雖然每一次都不敢誇口下一次還會再回來,但就因為你們的魔力,使我每次寒暑假都神奇得回了比悠瑪。

而三年前在比悠瑪的那九天,現在想起感動仍不斷翻湧上心頭。

平和孩子和大目同學

平和孩子和大目同學

當吉貝木棉的棉絮在思念的空氣中落下,我們也帶著超載的回憶回到了桃園,從來沒有想過會有如此強烈的思念,讓我在14號的夜晚徹夜難眠,是他們的臉龐亂了我的思緒。但不停的是一群又一群的大哥哥和大姐姐就在他們年幼歲月中來來去去,或許他們真的記得住的我們又有幾個?對於我而言,我不奢求。其實,只要我們「永遠」記住他們可愛的臉龐就夠了。

而誇口的永遠一定可以對我們而言,但對他們,我卻絲毫不敢打勾勾保證,因為我了解原住民小朋友不隨便打勾勾的,一旦打了勾勾,就得實現承諾。那是一種信任、一種寄負期盼的心思。

在華芯大聲說大家再見的同時,聲聲道別正撞擊著我的淚腺,像潰堤的水壩準備一發不可收拾,平時不求抱抱的小朋友們,直到我們要離開了才搶著要抱抱。你們知道嗎?我真的不忍心抱你們,因為我怕我會承受不住當場痛哭,忍住滿眶的淚水離開了武潭國小平和分校,吉貝木棉的思念瀰漫整車,以為他們身影逐漸消逝就可以平復心情,沒想到沿路比悠瑪部落的街景才正是引爆點。我,要離開了…不爭氣的眼眶小的要命裝不下我滿眼的淚水,喊了一聲:「俐蘋,可以給我衛生紙嗎?」我懂,這就是雙魚座,但我很愛,就這樣我成為催淚彈似的,後座的人也默默哭了起來。

那年夏天的潮州火車站很莫名,10個人在火車站裡哭起來了,正如吉貝木棉的棉絮灑落著大地,如此親柔、如此和漾,是吉貝木棉的物語,而那吉貝木棉的棉絮正如「絮」曲般,開啟了我大學生涯精彩的山服社生活。

走得再遠也不能忘記回家的路,謝謝比悠瑪,我的另一個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