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及傳統工藝

ViewImage (11)

 

約束部落之GaGa﹝泰雅語意為祖靈、社會規範﹞,代表著部落的祭儀、規範,然而由於現代社會的變遷,部落社會原有的階級制度也漸漸瓦解,GaGa功能喪失、瓦解,只剩下象徵性的意義。

語言

泰雅族人,在文化和語言上屬於南島語系(AUSTRONESION),是一個古老的民族,幾乎每一個人都會講一口流利的傳統母語,平常亦是以母語交談,國語是用來與外地朋友溝通之用,早期在政府推動母語振興運動之前,部落居民已先在部落推動羅馬拼音,使母語傳承不致斷層,在鎮西堡部落共有六位母語認證老師,其他居民都識讀拼音。

編織

『編織』為泰雅族諸多傳統技藝中,延續了祖先所留下的手工技藝。『編』是指竹、藤編,以生活四周隨處可見的竹子、藤子,編出獵具、籃子、煙斗、樂器…等各式生活用品;『織』是指泰雅族人之織布,主要以苧麻為主,泰雅族過去編織傲視其他族群,但如今年輕一代對於編織早已陌生。

就以文化遺產上來看,泰雅編織是具有相當優越的藝術價值,編織不只是藝術的表現,重要的是族人生存與生命的智慧。

編織作品充滿了泰雅族人的生命情感與人格之塑造,更表現出豐富與飽滿的生命傳承與族人的歷史意義。在物質上的文化則以織布技術聞名於各族群,技巧純熟精巧與色彩圖案繁複,又以白色象徵生存中的真實、純潔、清心,富於生命力,且用編織的知識展現豐富的生活,以獨特生命哲學,結合在每個泰雅族人的面頰刺上紋面,表現人生的經驗與族群的生命,維繫每個人的努力與認同。

ViewImage (12)泰雅族人,使用水平帶機(Qongu)織布,將用自然物染色的麻線夾織於純白色之間,而構成條紋。有平織、曲折織、方格紋、三角紋及菱形紋等紋飾,顏色有紅、黑、藍、咖啡色,甚為鮮艷。

◎圖中的老婆婆正在將苧麻處理成編織用的「線」

近年來,泰雅族之傳統編織與文物服飾也逐漸受到社會關懷,在各部落推動重建族人之認同運動,分別將各部落編織藝術特色重新發揚。因此鎮西堡(Cinsbu)與司馬庫斯(Smangus)部落族人,深感編織傳統技藝日漸凋零,乃以部落或教會做為推動之重心,已有不少的年輕族群在農閒時,學習「織」布的技藝,唯因資源之有限及不足,以致於在重建與推廣的過程仍舊困難重重。

泰雅族人傳統布匹之功能

  1. Malat(白布匹)
    在泰雅族社會之用途多,有的是專門編織工作服、珠衣、珠裙的布料,因為工作服在於耐穿不講美觀,珠衣與珠裙表面珠串點綴,其他也沒有編織花紋。
  2. Pala(被單) 用途很多,普遍是將布匹剪成三段,然後合併縫製起來,可以當棉被蓋,工作時又可當作搬運工具,婦女們以 PaIa來包紮攜帶的物品,或是掛在前額垂到背後,還有裝飾的意義在內。
  3. Tyuw (披風) 披風除了禦寒外仍然有花樣、美、裝飾與美觀意義在內。
  4. Gnabil(報酬品) 更重要是可以當作報酬品,報達感恩的物品,送給紋面技術者的高級酬勞品 。
  5. Qnabu (賠償品) 有何事件或子女、部落,相互賠償物品。
  6. Ptyux (嫁妝) 女兒出嫁最至高的禮物,與嫁妝。
  7. Ssamaw pala(毯子) 以最粗的麻線為經緯線織成,花紋通常有三色,黑、白、咖啡色,緯線是純白色,人字紋、挑花、平織等。
  8. Habuk (腰帶) 特徵是布面最窄,沒有花紋,只有挑花紋樣,在各不同的部落有不同的顏色,有的經線中夾以白線,或缺白線,有白色的緯線。

泰雅族傳統布匹概略分類 泰雅族傳統布匹的概略分類如下:

類別 單色 雙色 經花 桃花 白經 花經 白緯 色緯 細線 中線 粗線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ˇ

註:泰雅族人物之文化不但是實用性,布匹之表現是該家族之婦女的織布功夫多樣話與知識與技能,其他仍有生活與教育性的意義。

布料編織的區域特色與紋節意義

1.各部落血源祭團的編織特色

各地區雖然是同族群,但在編織上有諸多差異性,在外表的特色,有其部落生活上的深層意義,更能表現泰雅族人編織文化的深層結構。

(1)泰雅族人布料編織的差異點如下幾點:

  • 第一點:因生活環境之自然生態之差異,而不是族人技術上的差異。
  • 第二點:受到不同文化之互動關係,建立交流、或是政治、經濟、文化、價值觀之關係影響 。
  • 第三點:資源之匱乏與人才因歷史環境的變動,年輕人失去了記億,失去了口傳與神話。

(2)編織文化與部落之特徵:

  • 沿大安溪部的部落,北邊的Tab;lan (汶水) Taykow (大湖),南邊的南勢 Tbulan (博愛)的編織以多色彩的菱形斜紋,以單元方格組合為特色。男服尚寒色系、藍黑、女服是紅色為主,菱形斜紋的色紗使用複雜並且普遍。
  • 大漢溪Mkgogan (復興)Ulay (烏來)Pyanan (大同地區 )是全泰雅族人挑花圖紋最複雜的地方。
  • 宜蘭KIesan(南澳)、台中 Tbulan和平十一般是紅、黑加上桃紅色及藍綠色,多以浮織、挑織的技術織出厚重的布料。
  • MerIpa(力行、發祥)是色彩織紋單純、簡潔。

2.紋飾與色澤之意義

  • 平織是表現每一位泰雅族婦女,最基礎的技藝表示Utux (神靈)與編織者開始建立編織的緣份,能在學習的道路上投緣在盼望和圓滿,能編織族人的夢,更加實現長者的叮嚀,泰雅族人的婦女們能編出未來,且能永續發展。
  • 菱形編織是呈現編織者,傳承長者的智慧,與有領導能力的悟性,是建立在族人的延續生命與生生共同上。
  • 挑花編織是泰雅族人美的精巧表現,與求生能力是族人共同的創意,清楚的表達泰雅人智者的耐心與處理事物之綑膩 。
  • 斜紋編織象徵藝術文化之多樣性工具、技術與組織能力。
  • 英雄色最象徵泰雅族人對大霸尖山(Papak)日月爭輝,生生不息的深厚情感與敬畏如同台灣熊終生死守聖山,表達族人是部落永續的守望者,是終生泰雅男丁的無條件委身。
  • 彩虹色是表達泰雅族人之終末論 (人生結束),讓真實的泰雅族人靈魂永不滅,能在人生結束後有長者與祖先、親朋好友在彩虹橋上歡迎登上彩虹橋,與世代世宗。

以上概略說明編織其意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